游客散去弥敦道萧条有药房濒临倒闭酒店房价从千元降至91元

  8月19日,再次经历周末两场后,香港重新恢复工作日的平静。在过去数周,这个拥有超过700万人口的“东方之珠”,先后因部分极端示威人士暴打记者、游客,围攻内地人等行径,备受国内外谴责和关注。

  进入8月的香港,持续阴雨连绵,同样笼罩上阴霾的,还有香港经济。8月16日,香港特区政府发出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香港经济状况是10年来最弱的。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召开记者会称,近期香港暴力事件已严重打击零售、餐饮和旅游业等,令已疲弱的经济进一步受创,目前已有29个国家对香港发出旅游提示。

  自8月15日起,南都特派报道组赶赴香港。记者多次行走在香港繁华地段弥敦道看见,街道中间部分花圃外墙被喷漆污染,以中英文书写的粗言猥语格外刺眼;沿街商铺虽然开门营业,但过去热闹非凡、人流熙攘的场景不再,一阵暴雨过后,街道略显荒凉。

  看似抽象的经济数据,反映在多个行业商家身上,却是“切肤之痛”。多位商家坦言,暴力事件对生意造成巨大影响,有店主3个月交不起租金,有导游称自8月起再无新单,有酒店的入住率甚至为零。

  位于九龙半岛的弥敦道,从北到南,连接太子、旺角、油麻地、佐敦、尖沙咀,长达3.6公里,素来是中外旅客游人的购物胜地。在这里,差不多每隔3间铺就有一家药房,每隔5间店就能看到大型的金饰和钟表商铺。与弥敦道连接的纵横交错的内街,更是隐藏着无数食肆,大至高档餐厅,小至鱼蛋摊贩,共同交织起香港的美食图谱。

  然而,8月16日中午时分,记者走访发现,不少金饰店铺有店员站在门口主动邀客,却没有一位消费者进入,偶有店铺迎来客人,店中多名职员争相上前热情接待。有钟表店甚至贴出大幅降价优惠的广告,但仍然无人问津。一名金店经理告诉记者,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一段时间。

  内街的食肆也未能幸免。午餐时间,多家餐厅剩余大量空座,多位店主被询问生意如何时,都连连摆手直言“很差”。位于旺角的一家网红茶餐厅,曾因其新鲜出炉的“菠萝油”走红中国内地社交网络。但老板娘表示,自7月中旬起,内地游客明显减少,生意严重缩水,从前总是供不应求的“菠萝油”,如今每天都卖不完。

  每年七八月暑假,是香港药房店铺的销售旺季。位于油麻地的龙城中西药房的经理告诉记者,今年这两个月营业额直线下降,不到原来的一半,“之前多个晚上弥敦道上都封路游行,我们担心暴力事件,只能结束营业,整条街不到8点多就关门了”。

  暴力事件不仅影响零售业生意,还带来失业的连锁反应。上述经理表示,药房最繁忙的时候曾有5名员工,正常情况下也有4名,但过去一个月,老板已经让其中两名员工“无薪放假”。“有一些内地客人通过微信跟我们说,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敢来了。生意不好老板只有裁员,现在大家都很彷徨,不知道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。”

  旺角金优坊药房的老板直言目前生意是“苦不堪言”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原来经营着两家药店,之前因租金过高关闭了其中一间,目前仍在运营的药房也已经3个月交不起租金。这位老板形容现在的生意是“7月落霜、8月落雪、9月呕血”。

  他表示,从前暑期旺季每日营业额可以达到4万元-5万元,到9月营业额会有所回落,但也有3万元-4万元。今年受暴力事件影响,七八月生意惨淡。“如今即使加长营业时间开铺到凌晨,一天下来也只有4000元-5000元营业额。我们原来预计今年全年营业额会减少一到两成,但没有想到现在是只剩下一到两成。”该老板说,如果这个月业主不愿意减租,他也只好把这家药店关门歇业了。

  从业超过20载、现年65岁的陈兆麟是香港外游领队协会主席。他说从未曾觉得香港的局面这么严峻。他告诉记者,前两个星期六,有位同行带了几个日籍旅客从窝打老道回佐敦道的酒店,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,问及原因,“(他说)封路,有人在投掷石头,有人在放催泪弹。”

  “近期这些事的发生,无疑会令旅客担心。你觉得他们回去以后还会鼓励自己的家人朋友来香港旅游吗?只要有人说一句‘香港很危险’,大部分人可能就不敢来了,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”陈兆麟认为,近期示威游行频繁发生,无疑破坏了香港这座旅游城市几十年来所累积的声誉。

  陈兆麟说,很多导游从业者不是全职员工,通常以特约形式同时接几间旅行社的工作,但是在今年暑期这个传统的旅游旺季,就算同时接几间旅行社的工作,收入只有过去的三分之一。

  “以前暑期领队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出团,20天旅程就有4万元收入。一般来说,暑期出团档期都会长达30日-40日。而现在,这种长线市场的旅行团基本很难成团。”陈兆麟称这段时间以来月收入只有过往的三分之一,本来在8月末9月初接了两个澳洲团,但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便获悉取消了。“以前暑假我们一般没办法举行理事会,因为大家都很忙。上个月开会居然有三分之二的人出席,因为大家都冇工开。”

  陈兆麟表示,旅游业是香港经济成效的指标。同时,作为香港的支柱产业之一,旅游业的滑坡还会影响酒店、零售、餐饮、运输等多个行业,“这不仅仅影响几千个导游、领队的生计,这是一个很大的循环,起码涉及20万人。”

  “很多人只能转行,去找一份全职工作。有些人去做保安,年轻力壮的就去机场做行李搬运工,”陈兆麟无奈说。

  “旅游业是一个敏感又脆弱的行业,只要出现风吹草动,就会被影响。” 香港旅游业内一位不愿具名的freelance(注:特约的,自由职业的)导游也告诉记者,自8月份以来便没有了收入。

  香港旅游业议会主席黄进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7月末到8月初期间,赴港的旅游团队和人数锐减,来自东南亚市场的旅游团队数量有5成下跌;与往年同期相比,自由行旅客人次出现约30%的下滑。更有旅行社因为营运成本问题,开始给员工放“无薪假期”,眼见9月临近,也没有新订单。

  香港旅游、酒店、零售等几个相关行业都是通过赴港旅客的消费来维持收入和运营。黄进达以酒店业为例,他表示过去在港岛区域,一些规模偏小的单栋酒店房价动辄上千,现在却跌到几百元。比如,在湾仔这类商业区,有些酒店房价已经降到200-300元/晚,是原来的两折或三折。

  “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,这也意味着目前香港旅游市场的需求在急速下跌。”他指出,若示威活动继续分散到更多区域,这些区域的酒店生意也会大受影响。

  弥敦道上,有一家酒店的房务人员告诉南都记者,8月以来,酒店入住率只有4成,原本房价在千元以上,现在低至400-500港元。以前暑假期间,每周都忙到没有休息日,但这个假期却很清闲。她说接下来酒店又给她3天假期。但是令她担忧的是,入住率和酒店收入急剧下滑,可能会让员工今年年底的奖金“冻过水”。

  陈兆麟说自己看到一家位于青衣的酒店,房价从原来超过千元港币降至91元,“你会很讶异为什么这个价格酒店也愿意接受。实际上酒店还是要开门营业,只要有客人就要开中央空调。91元至少可以帮补空调费和电费,”陈兆麟说。

  8月15日,南都记者曾乘坐广深港高铁到达香港西九龙站,这里距离弥敦道不到1公里。高铁上从车头到车尾,只有一节车厢近乎满员,其他车厢乘客寥寥无几。西九龙站抵港大堂处,免税店里没有客人,空旷的通道内只有几位问路的旅客。

  弥敦道另一端是尖沙咀,拥有一条星光大道,号称游客的打卡胜地。它沿着九龙半岛的海岸线延伸,站在这里可望见对岸香港岛。8月19日下午,香港再次下起阵雨,南都记者来到该处景点,宽坦的人行道上行人稀稀落落,看似游客的途人偶尔停驻,掏出手机向着对岸拍照。

  一位沿着星光大道慢跑的香港居民林先生告诉南都记者,他每天都会来这里跑步。过去两个月,让他感受到变化最大的是大型游客团明显减少了。

  生活在广东梅州的李小姐此次带着大家族17口人来到香港旅行,包括两位70多岁的老人家,他们当时正在星光大道上拍照,“来之前听说香港的出现暴力事件,当时我也有点担心,但还是希望趁着暑假带老人家来看看,蒲巴甲个人资料详细介绍,圆圆他们的心愿。”

  李小姐说,这是她第二次来香港,对香港的印象还是一如既往的好,“我相信暴力事件只是极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,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很友善的。我们很喜欢香港这座城市,热情、有活力”。

  河南大学学生傅同学独自来到香港自由行,他逛了香港多个景点。对于近期香港发生的社会事件,傅同学称一直都有看新闻了解,但并没有太担心,“我相信这只是少部分极端暴力分子做出来的事情,不会影响我对香港的好印象。国家一直都很支持香港的发展,香港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城市,我希望这种宝贵的香港文化和精神,可以一直延续下去。”

  下午2时许,雨渐停下,天空开始放晴,星光大道上的阴云逐渐消散,站在海边放眼望去,对岸香港岛上高楼林立,尽现眼前,繁华依旧。